点击陈长芬

2019-10-02 15:27栏目:摄影技术
TAG:

  今年,6月初的一天,我带着从二手书网站淘到的画册《三亚》去陈长芬的工作室想请他签字。  “你怎么把他翻出来了?”大师看到那旧画册还挺兴奋:这是我1993年拍的海南三亚,有的地方现在都可能找不到了,当年拍的时候都是有很多想法的,就是时间太紧……  老爷子翻着画册如数家珍。  他轻轻扒开护封,指着封面、封底微笑:“你知道这张片子我是在什么地方拍的?你猜猜!”  没等我答“南海!西沙!那时候我对中国海的概念就是一个巨大的、未知的空间,这个空间是宝石一样的蓝色,现在我又看到这些都很亲切……”  “怎么签?”这回没等我开口,大师就抄起了笔。  “您看着办!”  他想了又想,在画册扉页“三亚“的旁边挥笔写下“我的”两个字!  几天后,我淘到了大师在1994年出版的《天涯集》——又一本有关海南的书。书的腰封上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一个月后,深夜十一点,突然收到大师微信:  “南海,南海,苍天和炎黄留给我们的遗产,今日在手,不可丢一个岛屿,不可丢一寸土地,不可蒸发一碗海水!50年的长城拍摄,感悟到那里不可丢一块砖,不可丢一片瓦和一棵草木。中国人的这个时辰是否需要默唱一首我们的国歌!”

陈长芬先生在《三亚》画册首页签名

2016.06.14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内页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投注体育发布于摄影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点击陈长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