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身像人上半身像猿,埃塞俄比亚人的眼神

2019-10-15 00:33栏目:旅游攻略
TAG:

拜见只是一种形式,一种心里能接受的“顶礼膜拜”的过程,是心里的感受,是精神食粮。关键是我们来到了“露西”曾经生活的家园,这就全都有了。

埃塞俄比亚人的眼神很犀利关裕年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的首都,有世界上最古老的人类祖先的尸骨架,事情是这样的,位于这个国家的东非大裂谷不仅是全球构造活动最活跃的地区之一,也是古人类考古中心之一,在那里出土了最早的人类骨骼化石。这具被科学家们称为人类祖先的珍贵的露西骨骼化石是1974年,美国著名考古学家唐纳德.乔汉森等教授在埃塞俄比亚境内的东非大裂谷阿瓦什河下游发现的“南方古猿阿法尔种”化石,距今300多万年。传说,当考古学家们发现这个化石,返回住地的途中,恰好汽车的收音机里正在播放一首当时的流行歌曲《露西在充满钻石的天空中》,于是科学家们即兴就把这次发现的化石命名为露西。在东非大裂谷中,第三纪早期的茂密森林逐渐减缩,猿从从树上下到地面直立行走,当猿种中的大多数由于地面环境的变化而不能适应时,另外一些却幸运的适应了新的环境而生存和繁盛,这就是最初的两足行走猿,即人类的祖先。我认为,既然这里是人类的祖先诞生地,那么,这里人的遗传基因也就越加珍贵与真实,我开始注意观察,果然这里人的脸型非常俊俏,有线条,为此我拍了很多人物相片,其中有一位背草药的女人以及一位头戴毡帽的美髯公,他们的眼睛无比犀利,所以我为相片取名为“犀利的眼神”与“犀利的目光”,作为参赛作品。

接下来5年多,考察组用外科手术般的精细挖掘,完整出土了头盖骨、下颚、躯干、脊椎、四肢和左脚。通过牙齿鉴定,研究人员判定这是一名3岁幼女。

在网上一搜露西,大名鼎鼎的露西的介绍就出来了:

第1天
2011-02-06

她的下颚粗壮、突出,鼻子扁平,额头后倾,从现代人的标准看,没有人会喜欢这张小脸,除了母亲和古人类学家。

一般人见到尸骨架跑还跑不赢呢,可是,在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博物馆,人们都争先与一架1米56左右高的早期人类尸骨架合影,是光荣与荣幸的特殊表现。这架尸骨被人类学家取名为“露西”,据可靠科学分析,她可是我们全球不同人种的共同祖先。

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 图片 1

古人类学家弗雷德·斯普尔说,这一发现“令人激动”之处在于,她恰好处在“发生许多变化”的古人类生长年龄阶段,“大脑正在发育,牙齿正在长出,四肢正在发展”。

300多万年是什么概念,我们北京的“北京猿人”是50万年,“露西”比我们早250万年。从理论上推算,人类都是从非洲走出来的,不管你是黑人、白人、黄种人……

犀利的目光:目中没有一切,不削一顾的眼神让你感到一道寒光,多么有个性的东非女人。

这具幼女化石被命名为“塞拉姆”。在埃塞俄比亚的联邦工作语言阿姆哈拉语中,这是“和平”的意思。“塞拉姆”和“露西”同属南猿阿法种化石,被认为是现代人类的祖先之一。有意思的是,这具化石发现地点距离“露西”发掘处仅60公里左右。

图片 2

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

阿莱姆塞吉德说:“现在我们首次有了确切证据,显示出人类祖先的幼儿阶段究竟是什么样子。”

我们来到贫瘠的埃塞俄比亚干什么?看风景?这里是著名的东非大裂谷,很难找到非洲的风采,看动物,除了狒狒以外很少看见其他动物。看动物最好还是去坦桑尼亚和肯尼亚。

犀利的眼神:非常有线条的脸型,毡帽、胡子以及右眼微红都看出这位男人是一位标准的东非男子汉。

她很“老”,因为她生活在330万年前,她很“小”,因为她只活到三岁。

美国人为了把露西借回美国研究,出钱给埃塞俄比亚修建了这个博物馆,以此条件换来拿走露西的骨架去研究,其实,我们所有人与露西合影的骨架也可能是复制品,真的恐怕还在美国的某个博物馆收藏吧。

图片 3

科考小组说,“塞拉姆”可能死于附近阿瓦什河的一次洪水爆发,随后尸体被掩埋在沙砾和岩石堆中,这种密封环境保证了化石完整。

来这里就是拜见人类的祖先,我们的老、老、老祖母。

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

空前发现

关裕年

我相信,任何一位朋友,看见这两张片都会被感动,因为,我们地球人的共同祖先就诞生在这里,这些人就是我们祖先的直接后代,多么真实的体会,就仿佛把心揪了一下似的。照片摄于2011年2月6日,“犀利的目光”摄于14:20,“犀利的眼神”摄于15:21分,相差仅仅是一个小时,我的照相机是canon-sx10IS,拍摄地是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

“塞拉姆”的大脑尺寸与同年龄的黑猩猩相当,但与成年阿法种古人的头骨比较,她的大脑发育速度相对较慢,这点接近现代人类。

这也就是旅游给每个驴友所带来的一切。

最早的南方古猿化石是1924年在南非开普省发现的,它是一个古猿幼儿的头骨。通过对化石进行研究发现:它的脑容量虽小,但比黑猩猩的脑更像人;从头骨底部枕骨大孔的位置判断,已能直立行走。于是,他将其定名为南方古猿,提出它是介于猿和人之间的类型。这在当时的人类学界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因为那时的大多数人类学家都认为发达的大脑才是人的标志。

东非大裂谷不仅是全球构造活动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同时也是古人类考古中心之一,在那里出土了最早的人类骨骼化石。这具被科学家们称为人类祖先的珍贵的露西骨骼化石是1974年,美国著名考古学家唐纳德。c。乔汉森教授等人在埃塞俄比亚境内的东非大裂谷阿瓦什河下游发现的“南方古猿阿法尔种”化石,距今300多万年。据说,当考古学家们在发现这个化石返回住地的途中,恰好收音机里正在播放一首当时的流行歌曲《露西在充满钻石的天空中》,于是科学家们即兴就把这次发现的化石命名为露西。在东非大裂谷中,第三纪早期的茂密森林逐渐减缩,猿从从树上下到地面直立行走,当猿种中的大多数由于地面环境的变化而不能适应时,另外一些却幸运的适应了新的环境而生存和繁盛,这就是最初的两足行走猿,即人类的祖先。

对“塞拉姆”的初步研究结果已经给科学家带来许多惊喜和恍然大悟。

在亚的斯亚贝巴争先恐后与一副“尸骨架”合影

“3岁的人类祖先化石”

对尸骨架的恐惧,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性,因为它说明了自己的未来,所以才有恐惧之心。但是,不知道是为什么,当我们看见“露西”之后,大家居然没有恐惧,二是“敬畏”与“尊敬”,因为她终归使我们人类的共同祖先,对于先人有谁不敬重呢?

多国科学家组成的一个科考小组20日在《自然》杂志上宣布,他们在埃塞俄比亚境内发现了一具距今330万年的幼年女性古人类化石。这是迄今发现最古老、保存最完整的幼年古人类化石。

考古学家在埃塞俄比亚发现了一具绝无仅有的南猿的女童骸骨化石,被命名为“塞拉姆”。这具新发现的330万年前幼女化石保存得近乎完整,是迄今发现最古老、保存最完整的幼年古人类化石。1974年,科学家在埃塞俄比亚发现被称为“露西”的成人古人类化石。“露西”被认为是最古老的原始人之一,“露西”的被发现是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考古学家认为,“塞拉姆”比“露西”整整早了10多万年。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古人类学家伯纳德·伍德说,在此之前,类似完整的最古老人类幼儿化石是距今30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化石。

“这是迄今为止发现最完整的原始人类骨骼,”来自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的科学家泽莱塞奈·阿莱姆塞吉德说:“她的完整性、古老性和死亡年龄使之成为古人类学史上的空前发现”。他是这个科考小组负责人。

一些科学家认为,“塞拉姆”的矮小身躯看起来适合直立行走,但肩膀和胳膊更接近猿人,说明“塞拉姆”可能仍保留了爬树和在林间穿行的原始能力。

相关链接:南方古猿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学院的古人类学家蒂姆·怀特说,这个幼儿化石证实,阿法种古人类确实已经直立行走。

下半身像人上半身像猿

“沙砾中露出一张小脸”

科学意义

这具化石2000年12月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东北400公里处被发现。

但有一点却众说纷纭,即阿法种古人类是否还保留着猿类爬行和在树上灵活穿梭的能力,如果失去了这些能力,就意味着阿法种古人类处在了人猿的分界线更靠近人的一边。

填补人类进化关键环节

阿莱姆塞吉德带领的科考小组当时正挥汗如雨,跋涉在光秃秃的山地岩壁上,突然看到沙砾中半掩着一张仰视天空的小脸。考察人员当场判断,这是幼年阿法种古人类的头骨。

从猿到人的漫长进化过程中,中间存在许多环节和空白。对于古人类学家来说,一块化石有时就能弥补其中一个关键环节,何况是完整的人类幼年化石。

由于舌骨与舌部肌肉相连,它有助科学家研究南方古猿可以发出什么声音。科学家表示,他们的发音可能更接近猿类,而不是人类。

发现过程

根据目前的初步分析,虽然“塞拉姆”的下半身很接近人类,但她的上半身更像猿类:肩胛骨像是大猩猩的;颈部短而粗,像是类人猿的,人类的脖子通常比较细,这样才能在奔跑时保持头部的稳定;内耳槽类似于黑猩猩的;而她的手指像黑猩猩的一样长而弯曲。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化石中非常罕见地保留了舌骨。这是第二次在古人类骸骨中发现舌骨,此前只有在穴居人化石中出现过。“塞拉姆”的舌骨也类似于黑猩猩的。

南方古猿属于灵长目人科,生活在距今300万年到420多万年前之间,早期可能还生活在树上,后来渐渐学会了两足直立行走。

图片 4

随后,人类学家又在非洲的其他地区发现了数以百计的猿人化石。直到20世纪60年代以后,人类学家才根据直立行走的标准,一致肯定南方古猿是人类进化过程的最初阶段,在分类学上归入人科。1974年11月在埃塞俄比亚阿法尔地区发现的“露西”化石是一副保存得较为完整的南方古猿骨架化石,它第一次为科学家提供了有关远古人类形态结构的较为完整而清晰的实物。

人类学家认为,“塞拉姆”能为阿法种古人类和古人类婴幼儿期的研究打开新的视野。

版权声明:本文由365bet投注体育发布于旅游攻略,转载请注明出处:下半身像人上半身像猿,埃塞俄比亚人的眼神